浙江泰顺小水电协会:电网垄断铁幕下的奇迹
2005-06-17 12:09:00
  • 0
  • 8
  • 7

浙江泰顺小水电协会:


电网垄断铁幕下的奇迹

(作者:/本刊记者 曹海东)



将分散的个体组织起来,加大集体谈判力量,对于势单力薄的个体小水电投资人来说,是唯一的解困之法


 


对于浙江温州泰顺县小水业主来说,每年到了雨季的时候,这是他们最高兴也是最忧心的时候。


此刻他们都要为了小水电的上网周旋于各级部门之间——丰水期小水电站当然可以多发一些电,但是上网以及上网电价又时时困扰着他们。


还好,在泰顺还有小水电协会可以组织大家集体行动,不至于过于被动,泰顺县一位投资小水电的投资者说。


该投资者所说的泰顺小水电协会,是浙江省第一个为了维护小水电业主利益成立的民间自治组织。从其诞生之日——1996年12月起,小水电协会就开始承担保障泰顺全县小水电投资商的合法权益的职责。


更为重要的是,在一场场与电力公司、政府部门的较量之中,小水电协会的集体行动力量越来越强大。


 


                       集体谈判的力量


用当地的话讲,浙江泰顺用是一个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山区县,水电资源相当丰富,据了解,泰顺年平均水资源量为22.48亿立方米,全县水能资源理论储藏量为40万千瓦,实际可利用有38万千瓦。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泰顺小水电协会的前会长舒定苗告诉《经济》,早在1992年温州市就提出鼓励机关干部投资小水电,当时银行系统对小水电也十分支持,到1993年的时候,民间资本就搞了100多个电站。


1996年温州市委出台了【1996】05号文件——《关于九五扶贫工作和山区开发的若干规定》,鼓励民间资本进入水电领域,同时提出谁投资,谁所有,谁受益的原则,同时将经营期限放宽到50年。


小水电在泰顺如火如荼,但泰顺县是一个工业欠发达的地区,工业用电、商业用电很少,多余的电量需要出售给缺电地区。泰顺县供电局副局长汪慧斌告诉《经济》,2004年县里纯工业用电只有5000万千瓦时,商业用电更少,仅为400万千瓦时。


而销售环节一直是泰顺小水电的心头之患。因为垄断性电网决定你能否卖,卖多少,卖什么价格。


将分散的个体组织起来,加大集体谈判的力量,对于势单力薄的个体小水电投资人来说,是唯一的解困之法。1996年12月26日,浙江泰顺小水电协会正式成立。


当时泰顺小水电大家都在做,但是大家对于政策都不熟悉,组成协会后,力量会大一点——有些专职的人跑,专门在上传下达。舒定苗说。


泰顺县小水电协会秘书长包三春指出,在小水电这件事情上,有些事情政府干不了,说不了,下面的单个小水电业主也干不了,只能通过一个民间组织的声音来反映业主的呼声。


浙江泰顺县副县长雷文东在接受《经济》采访时说,小水电协会是群众性组织,如果由政府出面,或者几个县联合起来向省物价部门反映小水电诸如电价等方面的问题,是不太切实际的。


的确,地方政府出面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越级,这在政府官员看来是大忌。


据小水电协会的有关人员透露,在小水电协会成立这件事情上,政府持支持态度,因为很多水电站政府也是有股份的,而且对地方的税收也是一个重要来源。据统计,2004年小水电提供的税收收入就有4400多万元。


八年来,泰顺小水电已经越来越相信协会,遇到问题,第一个找到的就是协会!包三春说。据统计,会员企业到了2003年的时候已经有127家,而且逐渐呈现壮大的趋势。


更为重要的是,泰顺小水电协会成立后,浙江其他地区的水电企业也到泰顺来取经,纷纷成立自己的水电行业协会,2003年7月18日,浙江省农村水电行业协会成立。


 


                    一分一分地争取


上网价格是泰顺小水电协会的工作重点。泰顺小水电协会在这方面颇有战绩。一个比较大的成果是,泰顺小水电协会成功地争取到比江苏高的上网电价。


1998年春天,当时还是小水电协会副会长的何序昌得到消息,全国的上网电价将会有一定的调整,将要以省计委报国家计委重新定价,当时的一个传闻是电价要降到0.39元到0.40元


何序昌立即通过各种关系找到当时的浙江省委副书记刘锡荣,给刘锡荣讲述了泰顺小水电在发展中的很多不易之处,希望浙江省计委在上报价格的时候能够高一点。


最终,何序昌的建议得到了省委的同意,上报国家计委的价格提高了很多,最终的上报价格确定为0.45元。很多人并不知道的是,同时与浙江上报的江苏省每千瓦时电比浙江低了6分钱。


你别小看6分钱,对于泰顺的小水电来说,这可是救命啊!包三春说。


事实上,通过全省水电协会联谊、座谈、调研游说等方式,浙江小水电上网价格一直在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2004年为了3分钱的上网电价,协会跑了近一年,何序昌说,这是2004年最大的成功。


2004年6月2日,已经升任泰顺小水电协会会长的何序昌召集召开全省水电协会联谊会第四次会议,其中有浙江省17个县小水电协会的会长、秘书长参加,会议邀请省物价局、省水利厅的官员到场,会议最终形成了《关于上调全省小水电价格政策的报告》,此报告呈送给了省物价局和其他部门。随后,省水利厅也在8月份分别向省物价局呈送了《要求上调小水电上网电价的函》(浙水电【2004】22号)《关于上调小水电上网电价方案的函》(浙水电【2004】26号)。


9月20日,在泰顺小水电协会的提议下,再次召开欠发达地区12个县的会长参加的电价座谈会,会上,大家讨论了现行的浙江省小水电上网价格偏低问题,希望能够上调小水电上网价格。


随后,12月份,泰顺小水电协会以会长何序昌为首,又在杭州召集永嘉、青田、景宁、武义、天台等县的小水电会长,再次到浙江省物价局工价处负责人的办公室汇报小水电上网电价的问题,同时呈报了《关于再次要求上调全省小水电上网价格的报告》。


在小水电协会的不断努力之下,浙江省物价局最终下达了《关于地方公用小水电上网电价有关事项的通知》(浙价商【2004】269号),确定1990年底以前投产的地方公用小水电机组最高上网价格调整为0.36元/千瓦时。这个价格较原来上网电价0.33元/千瓦时增加了0.03元。


又是3分钱。其实小水电协会就是这样一分一分为小水电业主争取他们的利益的。何序昌说。


 


                       迂回体制堡垒


虽然说小水电协会在上网电价上不断取得胜利,但是对于坚硬的体制堡垒他们只能迂回而行。


泰顺县的大部分电要通过县供电局转送给大网,而县供电局是个代管局,这个转送大网的价格非常低,亏损也比较厉害。我们小水电的上网价格是0.533元,但是在泰顺的居民用电是0.53元,如果没有工业用电,他们供电局就要亏损。包三春说。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增值税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规定,电力产品的增值税税率是终端销售价的17%。在各个生产经营环节具有税负转嫁的特性,而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有关文件规定,县以下小型水力发电企业生产环节的电力,可按照简易办法,依照销售额6%的征收率计算缴纳增值税。


以上规定就带来了增值税差的问题。由于泰顺的小水电是按照国家规定缴纳6%的增值税,而经营电力的县供电局除了缴纳自身经营额的17%增值税外,还要补缴发电企业销售额11%的增值税。


这也就是说,泰顺县供电局从泰顺小水电买电的时候,本身就是亏损的。


在汪慧斌提供给记者的《泰顺县供电局2004年财务经营情况》中称,至2004年,县局资产总额6366万元,负债总额5034万元,资产负债率79.06%,现累积亏损1507万元。


这种不断的亏损导致泰顺县供电局不愿意经营小水电,不愿让一些小水电上网。


对于这种政策性的亏损,浙江省市电力部门采用的现行办法是,降低大网卖给泰顺的电价。2002年实际平均只有每千瓦时0.1871元。


小水电协会有关人员用温州市供电局2002年的数据算过一笔账,发现县供电局从1994年后投产的小水电站收购1千瓦时电转送温州大网,亏损0.0753元,而向温州大网购入后售给县内,每千瓦时可以获利0.1769元。


县供电局购买温州大网的电越多,盈利就越多。这种方式严重打击了1994年后投产的小水电。而根据介绍,1994年以后泰顺县投产的水电站的发电量占到了发电量的80%以上。


据有关人士透露,供电局有时从福建买电,因为买电只有每度电0.39元,送出去的时候,就是每度0.49元。


为了解决泰顺小水电面临的体制障碍,舒定苗曾经到浙江苍南县,试图和苍南供电局合起来在泰顺建立变电所,拉一条高压线,将泰顺富余的电力送到苍南。但是结果苍南派人来的时候,泰顺县政府方面官员说这是涉及泰顺管辖权问题,这桩生意于是就黄了。


后来从苍南反馈给小水电协会的信息是,拉条线将泰顺的电卖到苍南,价格肯定会高,但是他们说必须经过省电力公司批准


一面富余,一面缺电,但是就是无法互补。


1999年到2000年左右的时候,舒定苗又想出办法,将省电力局引进到泰顺参股地方水电站,其中洪一电站温州市电力局参大股,洪二电站省局参大股,县局也参股一些电站。在此之后一段之间,2003年、2004年泰顺就没有限过多少电。


对小水电协会来说,有些事情必须要运用一些潜规则才能搞定。


 


                     一个奇迹


据了解,每年春天、秋天,都会有一次浙江全省小水电的联谊会。包三春告诉记者,每年全省22个小水电协会会长、秘书长都会到杭州,集体商讨小水电的相关事宜,每次他们去杭州开会的时候,就给相关部门打电话,称小水电协会要开联谊会了,你们啥时有空,一般只要这些部门领导来了就开会,具体的事情要讲给具体的负责人才有作用。会后,协会形成文字材料,提交给物价部门。


泰顺小水电协会的影响日大,很多地方的水电企业慕名前来取经,据说现在物价部门都有点怕他们。


2005年年初,在浙江泰顺小水电协会第三届会员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协会认为,目前协会还是存在不少问题,其中绝大部分业主忙于创业,对照《协会章程》规定,维护小水电合法权益的合力还是不够,解决现在的问题有时心有余而力不足;协会会员承担的义务不多。根据记者了解,协会2004年累计超支达14万,而且有四年没有缴纳会费的企业。


尽管如此,这个能够在垄断力量如此之强大的电力体制中诞生成长,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如奥尔森在《集体行动的逻辑》中所说,商业利益组织起来是普遍规律。不仅如此,浙江泰顺小水电协会所展示的社会民间组织之生命力,其对于公民社会的发育和成长,对政府公权力监督的积极意义,都是很伟大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